大明尸变录第一季(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_莲蓬鬼话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9日

       1627年正月, 是明熙宗天启七年。 明朝的巨轮已经千疮百孔, 已经到了随时风雨飘摇、倾覆的时代。 对内, 以魏忠贤为首的宦官党不仅残酷排挤异见人士, 而且加深了对人民的剥削, 使人民痛苦不堪, 政治黑暗。 彼时, 国内征地狂暴, 税负重重, 各种社会矛盾激化, 难免引发民众反抗。 天启元年(1621年), 白莲教在山东兴起, 佘崇明、安邦彦在西南兴起。 天启七年, 中国也爆发了山东徐鸿儒起义和陕西王二之起义。 明朝不仅有内忧, 也有外患。 山海关外, 后晋政权一步步推进。 随着女真势力的日益强大, 沉阳、辽阳等地相继沦陷, 逼近宁远(今辽宁兴城), 辽东局势日趋严峻。 在宦官党的谋划下, 坚持正确抗金战略的熊廷弼被明朝僖宗朱有孝所杀。 对抗女真人的实力已经被严重削弱, 辽东巡抚袁崇焕还在苦苦支撑。 各方势力纷纷现身。 农民起义者、宦官、后金女真、大明政府都想尽快消灭对方, 控制当前局势。 没想到一场巨大的瘟疫席卷中国, 一个小人物的无心破坏, 彻底改变了世界的大势和所有人的命运。 . . . . . 1、在距辽东省锦州市百余里的青峰岭一处悬崖下, 一片由枯叶、草木和大雪组成的“雪草堆”, 仿佛在移动。 没错, 那“雪草堆”确实在动。 从里面爬出来一个脸色苍白的男人, 似乎穿着明朝的官服。 那个人就是我,

我叫吴小天, 大明北镇福司乡锦衣卫百户。 前几天, 我奉上官之命, 带着我的一百个兄弟, 护送一批军需物资到锦州城。 没想到, 在途中, 他们遇到了大批黄金蛮族的伏击。 众人奋战, 对手不仅人数众多, 实力强大, 而且勇猛善战, 兄弟们死伤惨重。 我与一个拿着钱鼠尾草和一把环头剑的后晋首领来回攻击, 互相攻击。 战斗中, 我们离开了队伍, 来到了一个陡峭的悬崖边。 应该是我的功夫更强了。 打了几十回合后, 我逐渐占了上风, 逼得黄金首领连连后退, 快要逼近悬崖边缘了。 “当!” 我用力一挥手, 祖绣春剑竟然斩断了女真首领的环头剑。 没想到我的祖剑会如此强大。 我一愣, 靳首领丢出半刃, 一把抓住我的衣服, 跳下悬崖。 那个女真人一定是在想, 如果这件武器无论如何都被毁掉了, 死亡将是不可避免的。 在我与后任金首领摔倒的那一刻, 我用脚踢他的肚子,

与他分开摔下悬崖。 . . . . . 跌倒时, 感觉自己被悬崖间生长的树枝和灌木挡住了几次, 减缓了跌倒的力度, 最后还好落入了一个大干草堆, 没有被站起来。顿时倒地而死。 虽然没有被撕成碎片, 但因为悬崖太高, 我的身体承受不住, 摔倒后立刻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小时, 也不知过了多少天。 当我醒来, 从干草堆里爬出来的时候, 天已经亮了。 我注意到我的左臂似乎无法发挥任何力量, 而且非常痛苦。 一定是坏掉了。 幸运的是, 我的腿虽然还有点酸痛,

但还能动。 我站起身来, 看到我家传家宝刀静静地躺在不远处的地上。
        在阳光的照射下, 它散发出淡淡的蓝光。 把我的《寂寞红汉英》收进鞘里。 我心想, 要是我这把世家宝剑丢了, 吴家老祖不会放过我, 骂我是不配的后人。 他捡起两根树枝, 用刀砍断, 从飞鱼服上扯下一件衣服, 将树枝绑在左臂上, 作为临时夹板。 我慢慢地走下悬崖。 我隔开矮矮的灌木丛, 走了一小段路, 就看到一个男人躺在悬崖下的一块大石头上。 我走过去看了一眼, 这不是和我激战的女真领袖吗? 这家伙没有我这么幸运。 只见他的脑袋被摔裂了, 已经哭了很久。 白色的脑浆和鲜红的血液洒落一地, 应该是直接接触到了下面的大石头。 这个女真蛮子真是他娘的强悍, 不怕死, 快要死了, 还想把敌人一起拖死。 “女真不满一万, 一万无敌”不是假话。 在这之后, 金姑娘真是我大明的心腹! 我搜查了女真人的尸体, 在他的内衣里发现了一封信。 打开一看, 里面全是女真文字,

我一个都不认识。 我想, 女真领袖将这封信藏得如此隐秘, 一定是极其重要的。 等我找到认识女真的人, 看看到底写了什么? 可能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机密信息。
        军中早有传言, 明朝有人与皇后娘娘有来往, 导致明军与女真人屡遭挫折。 比如我这次护送军需物资的时候, 不知道是哪个叛国背叛大明的汉奸把消息出卖给了女真人。 结果, 行动失败, 物资全部被抢走, 锦衣卫兄弟伤亡惨重。 这个黑锅, 我六百户人家已经决定了, 说不定还要服兵役, 直接问斩杀。 算了, 我不想。 不如赶紧想办法从这断崖上爬起来, 去锦州城把一切都告诉警司。 想杀人, 就得听天由命, 至少不能做逃兵。 下定决心后, 我走下悬崖, 抬头仰望。 这个悬崖高约100英尺, 陡峭。 悬崖中下部稀疏地生长着一些小乔木和灌木。 如果有飞虎爪, 我的左臂没有受伤, 说不定还能爬上去。 现在这两个条件都不满足, 似乎只有另外一条出路了。 下着大雪, 我沿着悬崖向东走, 在灌木丛中跋涉。 路上, 我摘了几颗冻得像石头一样, 勉强填饱肚子的野果。 走了大约两个小时, 悬崖越来越短, 我终于爬了上去。 由于好几天没好好休息了, 饿得饿死了, 饿得倒在地上。 第二, 第一次与怪物的相遇, 休息了一会儿, 他的体力逐渐恢复。 我坐了起来。 这时, 明月在天上, 能见度很好。 我看到前面有一片森林。 刚要起身, 突然听到树林里传来“嗬嗬”的声音, 仿佛有一种浓痰卡在喉咙里, 吐不出来的感觉。 森林里会有人吗? 多年的军旅生涯让我不得不提防。 我连忙拔出《孤鸿寒影》, 全神贯注。 借着皎洁的月光, 我看到一个“人”从树林里跑出来, 径直朝我走来。 随着他越来越近, 他仔细看了看。 这个人头发凌乱, 穿着麻布衣服, 满脸都是血, 满眼都是白眼, 却没有黑眼圈, 嘴角还流着血。 仿佛我是他的开胃菜之一, 他直接冲了过去。 “住手!别过来!再靠近一点, 我不客气!” 我用“顾红寒影”的尖端指着他, 那人却没有停下, 继续向前冲去。 我喊道:“我是锦衣卫!你……” 话还没说完, 这个疯子就对着我的刀猛地一刺, 反方向刺向了心脏。 刀刃刺穿了他的身体一尺多。 这还活着吗? 此时产生的巨大恐惧感让我的头发都竖了起来! 这个疯子一点都好, 刺穿心脏根本不会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他伸出两只染血的爪子向我抓来, 张开鲜血淋漓的大嘴, 准备大吃一顿。 我来不及多想, 就将他踢了足足30英尺。 这一脚, 施展了我少林金刚劲足的十层功力。 经过20年的苦练, 就算你是训练师, 也一定会被我踢死。 可这个疯子倒是没什么, 只是身体微微一颤, 继续朝我冲过来。 不行, 捅他踢他也没用, 砍掉他的脑袋应该也能行吧? 在灯光和火石之间, 我闪过这个念头。
        已经来不及说出来了, 但是当疯子离我一米多的时候, 我用刀砍了他的头。 “噗”的一声, 只见他的无头脖子上喷出一大股鲜血, 犹如弦中的箭矢。 没有移动。 . . . . 我坐在地上, 喘着粗气。 刚才发生的事, 着实把我吓死了。 这么多年了, 不管是萨胡的血腥之山, 还是宁远的血战, 与女真蛮族战斗这么多年, 从死里爬出来这么多次, 我都不知道是什么 是害怕。 . 然而, 今天, 我被吓得心脏怦怦直跳。 让我来照顾它。 首先, 这家伙绝对不是活人。
        活人被我的刀和脚踢死了。 这家伙能死而复生吗? 我真的遇到了前辈传说中的“丧尸”吗? 好像不太对。 僵尸可以这么敏捷? 丧尸传说不都是蹦蹦跳跳的吗? 越想越乱, 根本不想。 我看着倒在地上的半个身子, 现在我有机会了会好好看看这个“怪物”。 此人也斜背着一个布袋, 看他的粗布衣裳, 估计是附近的村民。 我用小刀打开了布袋的扣子, 把小刀放进去探了探, 有一半的煎饼露了出来。 没有出路。 当饥饿无法忍受时, 食物是可用的。 这个时候就不用在意蛋糕有没有毒了。 不如先祭祀五脏神殿, 做饿鬼比做饿鬼要好得多。 烤出来的饼干很难下咽, 幸好我路过悬崖下的一条小溪, 把随身携带的水瓶装满了。
        不知道是哪天有了这个干煎饼, 喝着这甘美的山泉水, 我的胃很满足。 这味道比锦州城“灵轩阁”常吃的“鸳鸯五宝炖”好吃多了。 我吃了一半的煎饼, 我吃了一半。 感觉意思比老大差了一点, 还饿着呢。 不行, 继续找, 看看这个死人能不能贡献点食物? 从我这半身的衣领, 一直摸到裤子的袖口, 从前到后, 都找不到头发。 当地村民真的被女真蛮族的祸害一贫如洗。 刚才有半个煎饼是上帝的祝福, 但我不想被我吃掉。 算了, 别找了, 趁着我现在恢复了一些力气, 月光依旧明亮, 还能看到夜路, 我会继续往前走,

说不定还能找人 在里面过夜, 这样在这荒野的国度里睡得更好。 许多。 我下定了决心, 将《古洪寒影》收进鞘中, 朝着树林的方向走去。 我心想, 这家伙刚从树林里冲出来, 说不定前面还有一个活人。 树林不是很大, 需要一杯茶才能穿过。 树林后面是山坡, 我的位置在山坡的顶端。 山坡下有个村子, 村里还亮着灯, 我很高兴。 到了村长家, 让他给我杀鸡卖酒, 好好睡一觉, 明天继续上路。 老子身为六品朝廷的官员, 甚至比他们地方七品县令的官职还要高, 所以他还是要这样迎接他。 越想越美, 我加快了脚步, 朝着村子走去。 越靠近村子, 越觉得不对劲。 整个村子死气沉沉, 没有人的气息, 连狗叫的声音都没有。 不行, 我得提高警惕, 小心把万年船弄出来。 我慢慢摸了摸村子最外围的矮墙边缘, 探出头来, 朝村子里望去。 “啊!救救我!有人吗?救救我!Hilfe!” 就在这时, 一声凄厉的求救声传到了我的耳边。

返回到上一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1 朝阳科技有限公司 zhaoyangkejiyouxiangongsi (zbmuyh.com),All Rights Reserved